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民間故事> 一夜盜三室

一夜盜三室

來源: 故事會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9-10-04 閱讀:
  杭州知州吳菊窗現在正為兩件事頭痛。
  一件事是杭州城里突然來了一個江湖上人稱“飛天狐貍”的飛賊。這人身手了得,神出鬼沒,尤其一身輕功出神入化,飛檐走壁如履平地,而且專挑大戶人家下手。幾個月來,杭州城里那些有錢有勢的人家幾乎都被他偷了個遍。衙門捕快四處緝捕,將城里翻了個底朝天,卻找不到這個飛賊的任何蛛絲馬跡。城里的達官顯貴們提心吊膽,惶惶不可終日,后來一起聯名上書告到吏部。吏部不久下文,責令吳菊窗一個月內將“飛天狐貍”緝拿歸案,否則撤職查辦。
  第二件事是自從杭州府衙門總捕頭柳秋風以年老體衰為由,辭去州衙總捕頭職位,返回老家之后,這個衙門的要害職位就一直空缺著,轄下八百多名捕快無人管制,亂成一團,這也是時下飛賊難以緝拿的一個重要原因。
  這八百名捕快中,有兩個副總捕頭,一個叫“碧玉刀”段玉麟,另一個叫“八面威風”王百威。這兩人原來是柳秋風在職時的左膀右臂,無論辦案能力和武藝都不相上下。平時兩人暗暗較勁,互不相讓,都認為自己才是這杭州衙門總捕頭的不二人選。
  前天夜里,段玉麟獨自一人來到吳菊窗府上,一盞茶沒有喝完,就從懷中掏出一個錦鍛包裹的物件,神色自若地說:“昨日在集市上花了一兩銀子買了一件玉器,因為太過便宜,只怕是件贗品,卑職久聞吳大人善于識玉,特帶來府上,請大人鑒別一下真偽!”說完,不待吳菊窗回答,離座匆忙離去。
  吳菊窗打開包袱,里面是一匹白玉雕成的駿馬,四蹄騰空,鬃毛飛揚,加之通體透明,沒有一絲雜質。他見過不少玉石裝飾,只大略看了一眼,心里就明白,這匹玉馬的價值絕對不在一千兩銀子之下。
  段玉麟前腳剛走,王百威后腳就進了吳府。王百威登門拜訪,不著邊際閑聊了幾句后,從袖內掏出一個盒子放到桌上,說:“前日卑職帶領一隊捕快巡邏街巷,維護治安,經過大人府上門前,拾到這個錦盒,不知是不是大人府上丟失之物?”言畢,拱手匆匆告辭。吳菊窗心領神會,也不推辭,打開盒子一看,里面是一只做工精巧的翡翠鳳凰,活靈活現,栩栩如生。
  吳菊窗是個識貨的人,一看就知道這兩件寶物都價值不菲,而且不相上下,這下讓他為難了,到底讓誰做這杭州衙門總捕頭呢?他一時沒有了主意。別小看杭州衙門總捕頭這個小小的六品官,里面的油水可不少,杭州城里這么多賭場妓院,無數商家店鋪,隨便收點保護費,入份干股,一年下來,都是一筆可觀的數目。
  這天,杭州衙門胡師爺見吳菊窗眉頭緊皺,長吁短嘆,沉吟片刻,向吳菊窗獻上一計,道:“大人,小人倒有個一石二鳥的主意!”這胡師爺,名不歸,數月前,來到杭州,因下得一手好圍棋,名動市井,傳到吳菊窗耳里,就派人把他請到府上,每日要與之對奕數局。
  吳菊窗正愁眉不展,聞言連連道:“不歸,什么主意?快快說來。”胡不歸拱手道:“大人何不以半月為期,讓段玉麟和王百威兩人立約,誰先抓到‘飛天狐貍’,誰就是這杭州衙門總捕頭。這樣既可督促他們兩人抓緊緝拿案犯,向朝廷交差,到時又可分出總捕頭這一位置的歸屬!”吳菊窗聽完后,眉頭舒展,拍額大喜道:“此法真乃兩全其美之策,可醫我心頭之疾也!”于是喚段玉麟和王百威入府,要兩人立字為約,誰先抓到“飛天狐貍”,誰就是杭州衙門的總捕頭。
  兩人見此法倒也公平,也不便多言,立完字據后,分頭匆匆離開。
  哪知“飛天狐貍”自這天之后,突然銷聲匿跡,如同蒸發了一般,段王兩人各領著一隊捕快日夜搜索,卻毫無收獲。
  眼看半月之期就要過去,段玉麟和王百威都心急如焚,暗中派人打聽對方的進展情況。
  這日,王百威領著一隊捕快巡街,折騰了幾個時辰,一無所獲,正準備回衙門休整,只見將軍巷子盡頭,圍著一堆人,人頭聳動,語聲喧嘩,其中有一個人的聲音特別熟悉。王百威心頭一動,吩咐手下先回簽押房,自己背著手走了過去。
  巷子盡頭的墻角,是一個簡陋的圍棋攤子,一個書生坐在棋盤一端,三旬上下,衣衫樸素,臉色有幾分愁苦,旁邊支起一根木條,上面纏著一塊白布,布上幾個黑字:“一兩一盤,愿賭服輸。”
  這書生連贏了幾盤,勢頭正足。這時,一個長衫人從人群中緩步而出,一言不發地坐到了書生對面的木凳上。圍觀的市井百姓一見此人,紛紛叫好:“胡先生來了,趙知玉這回你贏不了。”那書生趙知玉看了來人一眼,心下一慌,連忙收起幡布,拱手道:“胡先生,家中老父病重,我要去買藥了,今日收攤了,明日請早。”胡不歸端坐不動,道:“怎么瞧不起我,我來了就要收攤?”
  周圍看熱鬧的人紛紛起哄,要書生應戰。趙知玉只得坐下,硬著頭皮道:“胡先生,小人家中確實有事,不敢久留,不論輸贏,就下一盤。”胡不歸面無表情地道:“好,一盤就一盤。”掏出一錠大銀“啪”的一聲放在攤子上,又道:“不過,這規矩要改一改,這一盤要賭十兩,贏了歸你,輸了么,我也只要十兩。”趙知玉臉色大變,他知道胡不歸的棋力,自己斷然不是他的對手,這十兩是包輸不贏。胡不歸也不瞧他,捏起一粒白子,“啪”的一聲落在棋盤上。
  看熱鬧的市井百姓不怕事大,見有好戲可看,越發鼓躁起哄。趙知玉無可奈何,只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和他對弈。哪知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,幾個回合之后,白子竟然屢屢失算,被趙知玉吃了不少子,局勢堪憂。
  胡不歸全無剛才氣定神閑的風范,眉頭緊鎖,手捏一子,久久不落,尋思了半晌,終于不耐煩地一拂棋子,嘆聲道:“你贏了,這錠白銀歸你了。”說完,氣惱地拂袖而起。趙知玉簡直不敢相信,連忙將那錠大銀收入懷中,卷起棋盤匆匆走了。
  胡不歸低著頭走出人群。王百威邁開大步迎了上去,拱了拱手,略有深意地笑道:“沒想到胡先生也有失手的時候。”胡不歸若無其事地擺擺手道:“讓王捕頭見笑了,智者千慮也有一失啊。”王百威“嘿嘿”一笑,沒有繼續這個話頭,道:“胡先生,今天到我家去坐坐。”不容分說,拉著胡不歸進了王宅。
  胡不歸剛剛坐定。王宅管家就拿上來一個鼓鼓的包袱,送到胡不歸手里。王百威滿臉笑容,說:“一點小心意,望先生笑納。”
  胡不歸打開一瞧,里面盡是白花花的銀兩,足有好幾百兩。王百威示意管家退下,起身關上門窗,然后朝胡不歸恭恭敬敬施了一大禮,道:“不瞞先生,小弟想謀杭州總捕頭之位,先生足智多謀,胸有丘壑,又是知州大人座前紅人,望先生為我謀劃謀劃,事成之后,還有重謝。”胡不歸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,微閉雙目尋思了一會,道:“辦法倒有一個,既可挫段玉麟威風,又可增王老弟聲勢,這一上一下,知州大人心中自然有數。”王百威大喜,連忙請教。胡不歸示意他附耳過來,在他耳邊放低聲音如此這般說了一番話。王百威連連點頭,心中主意已定。
  胡不歸說完,也不客氣,將包袱拿起,起身告辭,出了王宅,一路閑逛,看看字畫筆墨,頗為悠閑自在。
  馬蹄聲急響,大街上奔來二匹快馬,都是身穿捕衣,腳蹬烏靴,當先一人瞧見胡不歸,立即翻身落馬,拱手道:“胡先生,讓我好找。”
  胡不歸回過頭看,原來是“碧玉刀”段玉麟。
  段玉麟吩咐身后捕快將馬牽回去,滿臉笑容地道:“久聞先生對品茗一道頗有心得,今日我在碧水閣茶樓購了一壺上等碧螺春,特請先生前去品一品。”隨即招來一輛馬車,兩人上了車,直奔碧水閣而去。
  幾天后,夜色漸濃,一輪淡月在云層中若隱若現。段玉麟的住宅門口,街角倏地躥出一條人影,這人黑衣蒙面,身法矯健,只幾步就到了段宅圍墻下,四下張望一陣,確定周圍無人后,雙臂一展,如一只大鳥般縱身翻過墻頭。
  此刻已是三更時分,院中燈火零落,宅子里的人都已經入睡,只有段玉麟外出未歸。
  蒙面人趁著夜色輕手輕腳潛入宅內樓亭假山之中,他顯然對宅院地形比較熟悉,駕輕就熟,不一會兒,蒙面人就來到后院一間廂房前,用一根鐵絲在門上銅鎖鼓搗一陣,就打開了門,他身如貍貓般躥進屋內。沒有過多久,蒙面人背后就多了一個厚厚的包袱,但他并不急著離開,借著淡淡的月色,用黑碳在墻壁上寫了一行龍飛鳳舞的字:“飛天狐貍到此一游。”旁邊畫了一個圓圓的狐貍笑臉,隨后掩上房門,翻過墻頭,出了王家宅院。
  蒙面人背著包袱,一路躥高伏低,飛檐走壁,身輕如燕。不多時,到了城西一處宅院前。這處宅院乃是杭州府衙門副捕頭王百威的住宅。
  此時,宅內卻是燈火通明,人聲嘈雜,亂成一團。蒙面人心下一沉,加快腳步,直奔宅內。紛亂的人群中突然躥出一條人影,身手矯健,身后也背著一個鼓鼓的包袱。幾個家丁各持刀棒上前圍攻阻攔,紛紛喊道:“飛天狐貍,好大的膽子,竟敢到王捕頭府上行竊。”
  這黑衣人冷哼一聲,道:“我飛天狐貍就是要取不義之財。”說完,手腳并用,指東打西,三下五除二就將眾家丁打得東倒西歪,哭爹喊娘。
  黑衣人快步沖出王宅,與奔進宅內的蒙面人迎面撞上。
  這兩個夜行人,一模一樣的裝束,都是黑衣蒙面,都背著一個裝滿金銀珠寶的包袱。
  兩人乍見之下,面面相覷,身形一僵,互相打量對方的裝束,不約而同地呵問:“你是飛天狐貍?”兩人都是目光閃爍,心下狐疑,隨即各自哼了一聲,抽出刀劍廝殺在一起。
  兩人刀來劍往,十幾個來回,斗得難解難分。突然一陣急如風雷的馬蹄聲奔馳而來,當先一位烏衣黑靴的捕頭,抽刀在手,劈空一斬,揚聲大喊:“州府捕快擒拿盜匪,閑雜人等快快回避。”
  兩個黑衣人又驚又急,心照不宣地將刀劍一收,一起向西逃竄。剛跑了幾丈遠,西邊傳來一陣吶喊,又一大隊烏衣捕快殺來,沖在前面的都是弓箭手,一陣急促的箭雨,向兩黑衣人逃竄的方向射去。
  轉眼間,數百名矯健的捕快將黑衣人團團圍住,鋒利的箭簇齊刷刷對準兩人。一騎分開眾人慢騰騰上前,正是杭州知州吳菊窗。吳菊窗手持馬鞭遙遙一指,沉聲喝道:“本知州得到密報,飛天狐貍夜盜王宅,特領合府捕快在此設下埋伏,將飛賊擒拿歸案。”威嚴的目光一掃現場,陡然變色,呵問:“怎么有兩個飛天狐貍?你們究竟誰是飛賊?從實招來。”眾捕快刀槍并舉,齊聲吶喊,以助聲勢。
  兩個黑衣人互相望了一眼,不約而同地扔掉手中兵器,跪倒在地,高喊道:“大人,冤枉啊,我們都不是飛天狐貍。”吳菊窗神情惱怒,喝問:“你們究竟是誰?”兩人猶豫了一陣,揭下面具,竟然是杭州衙門兩大副總捕頭,一個是段玉麟,一個是王百威。
  原來兩人都問計于胡不歸,意在總捕之職。胡不歸為兩人出謀劃策,要他們假扮“飛天狐貍”,夜入各自住宅,劫走珠寶,留下“飛天狐貍”的名字,意圖羞辱競爭對手一番,重挫對方聲勢,以圖在杭州衙門總捕頭的競爭中占得先機。
  吳菊窗心下一思量,即刻明白兩人的心思,心下氣急,怒罵道:“混帳東西,為了一個總捕頭之職,如此不擇手段,讓本知州如何向朝廷交代!”于是翻身下馬,狠狠地各抽了兩人一鞭子。兩人也不敢躲閃,只是伏地哀聲求饒。
  這時,一匹快馬跑來,來人火急火燎地稟道:“大人,快請回府,府上走水了。”吳菊窗大吃一驚,暗叫不好,立即收攏人馬,匆匆趕回府衙。
  杭州知州府的屋頂上火苗四躥,濃煙滾滾。府內家丁、仆人忙著提著水桶奔走救火,亂作一團。
  三百名捕快風馳電掣般趕到知州府前。吳菊窗翻身下馬,腳步不停地奔向府內后院。后花園中,偏僻角落里有一座兩層樓閣,掩在翠柏修竹之中,十分隱秘。
  火勢并不大,只燒壞一間廂房,只是四處都是濃煙彌漫,氣勢駭人。吳菊窗無暇旁顧,見小閣樓安然無恙,松了一口氣,回頭吩咐道:“你等守在后花園外,沒有我的允許,不得入內。”
  吳菊窗急匆匆登上二樓,打開幾道機關,到了一間隱秘的小門前,門額上一行細字“百寶閣”。只見房門虛掩,門口有腳印。吳菊窗心下一沉,急忙推門而進。
  這隱秘的暗室內收藏著他多年來搜刮民脂民膏換來的奇珍異寶。夜深人靜之時,吳菊窗總要獨自一人來到暗室,對著滿室珠光寶氣,持杯慢飲,沉醉一番。
  如今,百寶閣內一片狼藉,凌亂不堪,最值錢的珠寶已被洗劫一空,一些白銀珍珠散落一地。旁邊墻壁上一行淋漓大字:“財取于民,當還于民,飛天狐貍替天行盜。”吳菊窗眼前一黑,吐出一口鮮血,跌倒在地。
  第二天,“飛天狐貍”一夜盜三室的事跡傳遍全杭州城,城中百姓茶余飯后津津樂道,傳為奇談。
  吳菊窗惱羞成怒,將段玉麟和王百威二人關入州府大牢收押。不久,朝廷因吳菊窗沒有將“飛天狐貍”緝拿歸案,又接到百姓舉報其貪贓枉法,數罪合一,即免去杭州知州之職,聽候發落。
  “飛天狐貍”一夜盜三室之后,師爺胡不歸也不知所蹤。在千里之外受洪水泛濫的河南境內,受災百姓在第二天早晨醒來,發現床頭多了一錠十兩的銀子,又驚又喜之余,都看到墻壁上畫著一張圓圓的狐貍臉,臉上一雙笑瞇瞇的眼睛仿佛正在看著自己。

版權聲明: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,本站未必能一一鑒別其是否為公共版權或其版權歸屬,如果您認為侵犯您的權利,本站將表示非常抱歉!請您速聯系我們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,一經確認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。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 武生二魁
  • 猜你喜歡

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隨時手機看書

    北京pk10计划手机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