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世間百態> 驚心之旅

驚心之旅

來源: 故事會 作者: 時間: 2019-09-27 閱讀:
  1。神秘任務
  趙大成是個貨運司機,他居無定所,這些年換著城市住,哪里業務多就去哪里。趙大成的老婆多年前病逝了,后來父母也相繼離世,加上膝下無子,成了孤家寡人,他也就把日子看得淡了。
  趙大成最拿得出手的,就是這開大車的本事。他平時獨來獨往,只有老熟人清楚點底細:他年輕時可是部隊的汽車兵,長期跑野外山路,那些大車、重車在他手上跟玩似的;后來他更是跑遍了祖國的大江南北,對那些長途線路爛熟于心,加上跑貨運從沒失過手,在卡車司機的小圈子里被封為“車神”。
  但“車神”也有煩惱。這天,遠在農村的親弟弟趙強又讓媳婦來找他,趙大成提起趙強就來氣,這人天生懶惰不想出去打工,不料還沾染了賭博的惡習,手頭緊了,再遠都會找到他要錢,由于趙強是自己唯一的親人,他每次都盡力相助。
  這次當弟媳掏出醫院的病歷時,趙大成呆住了。“都怪我那口子沒出息,本想以后戒了賭好好過日子,誰知道又被查出了尿毒癥……救救我們一家吧!”弟媳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訴苦,趙大成被搞得憂心忡忡。趙強得盡快接受腎移植,可光前期手術費就要二十萬,這簡直是要他趙大成的命,這兩年跑車都沒掙到錢,手頭又沒多少積蓄,上哪去籌錢呢?
  可有時事就那么巧,兩天后一個陌生的來電讓他又驚又喜:“趙師傅吧?好不容易才找到你這位‘車神’,我有趟貨要拉,報酬絕對讓你滿意!”原來貨主在附近山區發現一塊十噸重的巨石,竟然是一整塊稀有的玉石,立刻就有外地買家想看貨,所以要趕緊運過去。
  這可是樁大單,趙大成有些激動,但聽著聽著又有些猶豫,因為買家還另有安排,等不了太久,所以時間緊急,留給這趟行程的時間只有兩天兩夜。趙大成需要連夜開車進山,明天一早把石頭裝車,運往幾千里外的目的地。
  趙大成在心里掂量起來:從運石頭出發開始算起,到目的地正常情況下至少得開三天車,如果要兩天趕到,必須全程加急,中途不能出現任何意外,連晚上的休息時間都要控制,這活看似簡單,其實很棘手,搞不好會白忙活一場。
  貨主發現趙大成猶豫,趕緊使出了激將法,說別的司機要么不敢接招,要么想都不想就答應,這讓他更加不放心,這塊石頭估計得值上千萬呢!他多方打聽到趙大成的名頭,為了確保時間和安全,愿意出高價讓他跑這一趟。
  “你這趟跑成功,我給你十萬塊,怎么樣?”貨主的話把趙大成嚇了一跳,跑兩天車就能掙十萬塊,再想想正等著錢動手術的弟弟,這筆錢能解燃眉之急啊!過去運貨也沒少遇到困難,但自己“車神”的稱號可不是白叫的,于是他點頭答應:“你在哪里?我們見面談!”
  趙大成趕到約定的茶樓,對方早已在那里等著了。貨主是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,衣著光鮮,說話挺爽快,自我介紹叫于海龍,家里是做收藏生意的。于海龍說兩人要先簽個協議,簽完就先付趙大成兩萬元,既是定金,也算作他路途上的開銷,接車時再把款結清。
  事情談得很順利,兩人當場簽了協議。臨行前,趙大成給弟弟趙強打了個電話,說自己剛接了個大單,跑完車應該就能掙到手術費,要趙強先好好養病。趙強果然十分高興,巴不得他馬上就帶回好消息。
  事不宜遲,趙大成立刻開著大卡車進山,晚上趕到了石頭所在地附近,先在旁邊找個農家樂養足精神。第二天天剛亮,他就跟趕來的于海龍會合,于海龍叫的起重機也開過來了。趙大成瞅那塊大石頭,看起來很普通,不過自己對玉石一竅不通,也不便多話,他招呼起重機將石頭裝上卡車,將四周固定穩當,再用油布蓋起來,然后坐進了駕駛室。
  于海龍又來到車窗外叮囑,說自己馬上會坐飛機趕去見買家,先在那里穩住對方,要求趙大成的手機務必隨時保持暢通,好確認行程進度。“我這么信任你,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!”于海龍最后盯著他,一字一頓地說。
  不知為何,這句話竟讓趙大成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慌,這種感覺他以前出車時可從來沒有過。他禁不住在心里自嘲,難道“車神”也會有不自信的時候?
  2。高速遇險
  趙大成開足馬力,大卡車很快就離開山區,駛上了高速公路,在左邊的超車道上呼嘯著飛奔。趙大成平時都會老實地走右邊道,但他這次要趁交通順暢的時候盡量搶時間,顧不得那么多了。
  臨近中午,意想不到的狀況出現了:一輛小轎車突然躥到大卡車后面,不斷鳴笛想逼他改道。
  趙大成被催得有點冒火,自己的車一直在高速前進,再說轎車完全可以從右邊的車道超車,對方明顯有點挑釁的意味。誰知他越不理睬,那車就越跟他較上了勁,鳴著長笛還打開了遠光燈,看樣子不讓路不行。
  趙大成終于被激怒了,決定照老江湖的做法給對方一點教訓。他見轎車追得很緊,就猛踩了一腳剎車,當然他也預判了兩車間的距離,不然自己的麻煩就大了。轎車司機果然被嚇壞了,也趕快踩剎車,眼看轎車收不住就要撞上去,前面的大卡車又突然加速,一下子把轎車遠遠地甩在了身后。
  “二愣子一個,還想跟我較勁呢?”趙大成自言自語,從后視鏡看過去,那輛小轎車居然又加足馬力沖了上來。他意識到對方可能被激怒了,突然后悔不該跟對方斗氣,萬一因小失大,自己不就虧大了?想到這里,他恨不得自抽一記耳光。
  拼速度大卡車不是對手,小轎車發瘋似的追了上來,在右邊車道上并駕齊驅。趙大成看見轎車司機拼命示意要他停車,只好假裝沒看見,高速路上誰敢說停就停呢?轎車司機一怒之下將車沖到前面,然后一下子轉到了超車道上,大卡車反而跟在了后頭。
  趙大成決定不再糾纏,但轎車卻開始玩起花樣,故意開得一會兒快一會兒慢。趙大成只好將車轉到右邊道,本以為沒事了,沒想到轎車立馬也轉了過來,接下來發生的事更令他措手不及:小轎車尾部的剎車燈一下子亮了。這簡直是不要命的玩法啊!幸好他早有提防,猛踩剎車,卡車頭終于在離轎車尾部不到一米時停了下來。
  從轎車上跳下一個胖胖的小伙子,徑直來到卡車駕駛室旁,喝令趙大成下車。趙大成剛下車,胖小伙就惡狠狠地開罵:“你居然敢故意剎車,想害死我啊?知道哥們是干啥的嗎?今天這事我跟你沒完!”趙大成忍住火氣,先去后面立好警示牌,然后回來跟對方道歉,希望小事化了。
  “知道我為什么追你嗎?你那腳剎車把我兄弟給弄傷了!”胖小伙把他帶到小轎車旁,原來后排還坐了個年輕人,據說之前正在睡覺,轎車急剎時腦袋撞到了前面的座椅,手腕也扭傷了。趙大成暗暗叫苦,只得說好話:“我著急趕時間,賠點錢,你們自己去處理行不?”
  誰知那兩人根本不買賬。胖小伙說前面有個高速出口,附近就有家醫院,要他先帶傷者去做檢查,再談賠償,不然他們就讓警察來處理。趙大成尋思等交警趕來又要花時間,這兩個人流里流氣也不好說話,只得咬牙答應,便讓小轎車在前面帶路。
  兩車一前一后下了高速趕到醫院,在胖小伙的緊盯下,趙大成馬不停蹄地前去掛號、排隊、帶傷者做CT……正在等待檢查結果時,他的手機突然響了,原來是于海龍打來的,他一接聽,腦袋更大了:那名買家有急事想走,于海龍好說歹說,對方才愿意再等等,但運貨的時間又縮短了一晚,明天天黑之前他必須送到目的地,不然這趟就白跑了!
  趙大成火冒三丈:“你在開玩笑?我們可是簽了協議的,怎么說變就變?少一個晚上,你讓我飛過去呀!”于海龍趕緊道歉,馬上開出更加誘人的價格:二十萬元,比之前漲了整整一倍!他還承諾會盡快再轉三萬元定金到趙大成的賬上,拜托他一定要辦到。
  通完話,趙大成反而冷靜了下來,任務雖然變得更艱巨,但二十萬意味著弟弟的手術費問題解決了,確實讓人難以拒絕。他推算,即使少了一晚,理論上也能趕到,因為接單子前他已心里有數,這條線路雖遠,卻有近道可走。但有一點是肯定的,今天晚上不可能有時間休息了,他必須馬不停蹄地連續開上兩天一夜。
  想到要開通宵的車,再想起可能要走的近道,出發前的恐慌隱隱變成了莫名的恐懼,直擊趙大成內心最深處的秘密。這么多年來,他一直努力想忘記的那件事,現在卻開始浮現,他不敢多想,也沒有時間去想。
  3。餐廳風波
  現在最著急的是解決眼前的問題,那名傷者檢查過腦袋后又要給手腕拍片,趙大成耐著性子陪他們弄完,確認沒有大礙才松了口氣。看時間耽擱了快兩個小時,他本想再給一點錢把他們打發走,不料胖小伙看都不看:“哥們不缺錢!今天就當給你點教訓,別以為車開得好就亂來!”說完,兩人跳上車,揚長而去。
  趙大成來不及多想,趕緊開著大卡車回到高速公路,一路拼命追趕時間,還好沒有再遇到什么麻煩。眼看天色漸晚,他感到肚子咕咕叫,才想起折騰一天還沒吃飯,決定到前面的服務區休息一下,為晚上開夜車做準備。
  來到服務區,趙大成把車停好,到餐廳吃了個快餐,又泡了一大杯濃茶,回到大卡車旁卻傻了眼:也不知是誰把轎車停在了卡車屁股后面,卡車從前面不能走,往后又倒不出去,這下沒法動彈了。趙大成猜想司機也許著急上廁所,便大聲詢問著到處轉了一圈,服務區里卻沒人吭聲。
  誰這么缺德呢?趙大成又走回來時,天已經徹底黑了,他心里也越發焦急。這時從旁邊走過來幾個男人,有人問他:“還沒找到司機嗎?”趙大成無奈地搖頭。
  有人提議:“你干等著也不是辦法,外面風大,跟我們到餐廳坐會兒去。”趙大成想想也只能如此,嘆了口氣,跟著走進了餐廳。
  餐廳里已經沒什么人,他們一群人圍坐在最后一排,方便趙大成盯著外面的車,這時有人掏出了撲克,提議打會兒牌混時間。趙大成立刻警覺了起來,雖然在外面跑車的司機湊合著打牌是常事,但他過去從來沒參與過。
  趙大成說:“我不賭博,你們自己玩吧。”幾個男人都勸他:“你這樣看著多沒勁呀,我們就玩一角的底,司機來了你馬上走。”趙大成心想干等著也急,再說玩一角的也沒啥,于是答應了。因為玩得不大,大家決定先記賬,最后再算錢。
  趙大成心不在焉地打著牌,目光留意著停車場的動靜,那個神秘的司機卻始終沒出現。終于有人提醒他:“你都輸三百角了,不知道錢帶夠沒有?我們還是先結賬吧。”趙大成笑了笑,三百角不就是三十元嗎?誰知他剛掏出三十元錢,對方一下子起火了:“耍我們呢?別說你這個跑車的連角都不懂!”原來,“角”是司機中的行話,一角是一百元的意思,三百角就是三萬元,這么叫是免得被別人看出賭博。
  趙大成大吃一驚,怪自己心思全在外面的車上,看來這是遇上騙錢的了。他據理力爭,說對方開始沒有講清楚。這伙人突然全都變了臉,蠻橫地說打牌就是這個規矩,如果不給錢就別想出去。
  趙大成身上只有于海龍給的兩萬元,這些錢還要管一路上的開銷,上哪里再找三萬元去?他只好當著這伙人的面撥通了于海龍的手機,要對方把說好的三萬元定金轉過來應急,誰知于海龍說正在談事,不由分說掛了電話。
  外面轎車擋路遲遲不能解決,里面又被幾個來路不明的人脅迫,趙大成腦袋都快氣炸了,接連催促了于海龍好幾次,對方干脆關了機。這伙人看他確實拿不出錢,慢慢也失去了耐心,有人看了看表說:“我們都耗三個小時了,散了吧。”另一個人拍了拍趙大成的肩膀,哈哈大笑:“以為我們真想搶你的錢啊?哥幾個不過是陪你混時間而已。”說完,這伙人揚長而去。
  趙大成沒料到事情會如此戲劇性地收場,等心情平復,他趕緊沖出餐廳,一看那輛擋路的轎車居然也不見了,所有的障礙一下子都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  上車后,趙大成靜下心來細細琢磨:今天白天和晚上發生的事竟然有些相似之處,雖然都讓人心驚肉跳,但最后自己真正損失的卻只是時間,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
  4。山路驚魂
  于海龍的電話終于打了回來,問他剛才什么事。趙大成正在開車,沒好氣地說事情已經解決了,那三萬塊到最后給都行。于海龍尷尬地笑笑,得知趙大成的行程方位,又立刻緊張了起來,連連問道:“你這樣開哪行?怎么慢了這么多?”趙大成解釋說路上連續出了意外,現在只能開通宵搶時間。
  于海龍的情緒一下子變得很激動,說路程還遠,必須抄近道,并提醒趙大成在前面某個地方下高速,改走一段普通山路,雖然曲折,但可以節省很多時間。他給趙大成算了算,現在按照原有路線肯定完不成任務了,趙大成不僅只能走近道,還得爭分奪秒,才能彌補損失的時間。
  看來于海龍也沒少做功課,他說的近道,趙大成自然清楚,午夜時就能趕到那里,到時候山路上幾乎不會有其他車輛,自己可以加足馬力狂奔。但他已經開了一整天的車,一路上又被折騰得夠嗆,下半夜的精神和體能無疑將面臨巨大的考驗。
  想到這里,趙大成心底的恐懼又忽然襲來,感覺一直回避的東西在慢慢靠近,而秘密就在那條神秘的山路上。出發前他就祈求只走高速公路到達,沒想到還是被逼上了那條山路,也許這就是天意吧!趙大成狠狠地灌了一大口濃茶,雙眼瞪得血紅。
  到了下半夜,倦意止不住地襲來,趙大成一邊大口喝茶,一邊不停拍打腦袋讓自己清醒。卡車這時已經下了高速,轉到那條山路上,這條路倒也平坦,但最大的問題是在山間穿行,道路曲折,經常要轉過角才能看見對面來的車,加上這個時候路上車很少,司機頭腦也不會太清醒,稍不留神就會出事。
  大卡車在山路上狂奔,趙大成繃緊神經對抗著疲憊。他感到前面的路越來越熟悉,知道很快就要到達一個轉角路口,回想不久前除了一輛小轎車從旁邊超了上去,好像還沒遇到過其他的車。
  離路口越來越近,趙大成猛地想起,那個謎底就在轉角那邊!他突然有種強烈的感覺,山那邊有什么東西在等著自己,他很想不顧一切地沖過去,但理智最終戰勝了瘋狂,距離路口只有兩三百米了,趙大成如夢初醒一般,重重地踩下了剎車。
  就在剎車的同時,趙大成突然感覺車身一晃,腦后隨即傳來一聲沉悶的巨響,像卡車遭受了巨大的撞擊。這突如其來的變化,加上對前方危險的擔心,讓身經百戰的“車神”也慌了神,他趕緊又連續踩剎車,但剎車踏板好像出了問題,怎么也踩不下去。卡車馬上就要沖過轉角,這一刻簡直令人窒息。
  最后關頭,趙大成顧不上多想,他兩只手牢牢抓緊方向盤,兩眼死死地盯住前方。卡車剛轉過山角,趙大成就發現前面有團黑影,他毫不猶豫地猛打方向盤,大卡車強行沖上了對面的車道,幾乎是擦著黑影的邊緣呼嘯而過。卡車慢慢地在路邊停下來,趙大成終于長出了一口氣。
  他打開燈,仔細打量駕駛室里的情況,原來他的座位下堆了些工具,第一次急剎車使它們滑到了剎車踏板下面,影響了后來的剎車;至于那撞擊聲,這時他也才反應過來,應該是身后固定的巨石有些松動,剎車時巨大的慣性讓它撞到了車身。還好,只是虛驚一場。
  趙大成跳下車,回頭走向那團神秘的黑影,那竟然是一輛轎車,沒開車燈橫在道路中央!他想起剛才的經歷,還是驚出了一身冷汗:一輛載重十多噸、時速上百碼的大卡車如果沖上去,會將擋路的轎車狠狠撞向路邊的山體,轎車將慘不忍睹,卡車也可能遭受重創。
  趙大成慢慢來到轎車旁,吃驚地看見駕駛座上還有人,歪著腦袋一動不動。在濃重的夜色中,他聽見自己的心臟在“咚咚”狂跳,用打火機的光亮一照,更是差點叫出聲來:那人不是別人,竟然是自己的親弟弟趙強!趙大成頓時感覺天旋地轉,渾身無法動彈。
  趙強不是在老家治病嗎?怎么會出現在這遙遠的山路上?趙強沒有車,更很少開車,現在卻坐在駕駛座上,看上去不知是昏迷還是熟睡。一切不可能這么巧!難道有人存心要他害死自己的弟弟?趙大成不敢再想下去,意識到得馬上把轎車移開,如果后面再有汽車沖上來,后果不堪設想。
  然而轎車被鎖得死死的,即使砸碎車窗進去,沒有鑰匙也無法發動。趙大成又想起了于海龍,這趟行程是他一手安排的,他自然有最大的嫌疑。于是趙大成撥打對方的手機,卻聽到一個冷冰冰的聲音:“不用找他了,我才是你真正的雇主!”更奇怪的是,這聲音竟好像近在咫尺!
  通話隨即被掛斷,趙大成吃驚地抬起頭,看見一個黑影從路旁一步步走了過來!趙大成看不清對方的臉,但感覺是個跟于海龍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人,他壓抑著心里的怒火,大喊著讓對方把車鑰匙拿來,先將車移開。男子卻揚起一只手,喝令趙大成先回到卡車上,不然就會將車鑰匙扔下山去。
  趙大成無奈,只得重新上了卡車。他伸出頭,看見那名男子鉆進車里,先把趙強扶到副駕駛座上,隨即發動轎車,一直開到卡車的正前方停下。男子將轎車的應急燈打開,然后下了車,又向著大卡車走來。
  男子來到駕駛室外,面無表情地看著趙大成。兩人目光相接,趙大成終于看清了對方的模樣,突然感到渾身一震!
  5。宿命遭遇
  男子見趙大成神情異樣,以為他被嚇住了,冷笑著一揮手,還是把車鑰匙扔下了山崖。他說很快就會有人過來,將趙強送回老家去,叫趙大成不要輕舉妄動,也不要報警,否則后果會更糟。
  說完,男子上了卡車,坐在副駕駛座上:“我叫胡彬,你一定有很多疑問,不過得先把事情辦完。”胡彬示意趙大成繼續開車,趙大成沒有拒絕,想了想說:“趙強是我唯一的親人,有事沖我來,請你不要傷害他。”胡彬哈哈大笑,說自己的目標是趙大成,既然趙強逃過了一劫,就跟他沒什么關系了。
  “其實我真搞不懂,趙強這個混蛋,怎么值得你對他那么好?”胡彬自言自語說了一句。趙大成聽出他話中有話,但不清楚是什么意思,只得一踩油門,重新上路。
  大卡車有驚無險地開出山路,天色也亮了起來,眼看又要駛上高速公路,趙大成提出想先確認一下弟弟的安全,他預感到這趟旅程不會輕易結束,想趁現在安排好一切。卡車停在路邊,趙大成下車打手機,胡彬則站在一旁,冷冷地看著他。
 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,趙強的語氣卻毫無異樣。趙大成猜測他并不知情,不忍心告訴他昨夜的兇險,便問現在情況如何,誰知趙強卻撒謊說就在老家,正在去醫院看病的路上。這點時間不可能讓趙強回到老家,趙大成很吃驚,不明白弟弟為何要騙自己。他搖搖頭,決定不去追究了,只是抓緊時間對趙強說:“你手術的錢短時間很難湊出,有個辦法,雖然對不住咱媽,但也只能試試了。”
  趙大成告訴趙強,母親生前佩戴的玉鐲是祖傳的珍品,她病逝前叮囑過,如果兄弟倆今后急用,可以賣了換錢。趙大成自己居無定所,交給趙強又不放心,所以就悄悄埋在母親的墳墓附近。趙強本來還有氣無力,這時馬上就來了勁,問清楚玉鐲埋藏的地點后,忙不迭地說會盡快去取。
  通完話,趙大成剛要上車,卻發現胡彬搶先上了駕駛座。胡彬說趙大成一天沒睡覺,讓他開車不放心,叫他補補瞌睡,自己先開一程。
  大卡車重新駛上高速公路,趙大成心事重重難以閉眼。終于,胡彬冷冷地開口了:“這一路過來不容易吧,你有沒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?”趙大成似乎料到他會發問,臉上毫無波瀾,腦海中卻早已波濤翻滾,那個埋藏在心底最深處的秘密,此刻終于清晰地浮現出來。
  十多年前,趙大成接了一個商人的加急活,運送一批貴重的物品,只能抄近道走這條山路。因為著急趕路,加上缺乏休息,半夜大卡車高速沖過那個轉角,將路旁一輛出了故障的轎車撞到山體上,車身幾乎完全被擠扁……第二天車禍事件被曝光,肇事的大卡車后來被發現翻進了高速公路旁的河流中,司機也下落不明。
  “你根本不叫趙大成,你的真名是趙亮,對吧?”胡彬大聲咆哮,“你這個混蛋,知道我是誰嗎?”原來那輛轎車里有一家三口,胡彬當時還是一個十歲的少年,母親在生命的最后時刻緊抱著他,讓他奇跡般地幸存了下來。后來他被一對好心的夫婦領養,但心靈的創傷卻始終難以愈合,長大后他重新查看當年事故的報道,感覺肇事司機的消失很可疑,便決心追查到底。
  胡彬查找各種線索,了解到隨著司機趙亮消失,其妻子和父母后來也相繼離世,但趙亮還有個叫趙強的弟弟在農村。他發現趙強經常去不同的城市找同一個人要錢,那個人行蹤神秘,而且相貌跟趙亮相仿,這些都讓胡彬確信,那個名叫趙大成的就是改了名的趙亮。于是,胡彬精心策劃了這一出復仇計劃。
  趙大成始終沉默著,聽完胡彬的講述,他長嘆一聲道:“當年確實是我害了你們一家……但你既然找到了我,為什么不去報警,卻要選擇這么極端的方式呢?”胡彬頓時聲嘶力竭起來:“你以為我會那么傻?我報警,你最多也只是肇事逃逸,我要讓你承受跟我一樣的精神折磨!”
  胡彬痛苦地說,這些年父母慘死的場面每天都在折磨著他,他因此患上了嚴重的抑郁癥,也沒有心思好好生活,結交了于海龍等不三不四的朋友。這次騙他們說要去捉弄人,朋友們都覺得刺激,便按照他的要求弄來幾臺二手車;他又借口去旅游,找養父母要了兩萬元,作為支付給趙大成的定金,就這樣做好了準備。
  胡彬猜想趙大成肯定不愿再走那條山路,如果剛開始就把時間逼得太緊,趙大成不一定接招,還可能會懷疑,所以先定了個有難度但不算過分的行程,接著一步一步實施計劃,逼得又累又急的趙大成無可選擇,不得不重回那條山路……
  最后在轉角處等待趙大成的,才是胡彬設計的最終結局,他沒有向任何人透露。胡彬事先將趙強騙來跟自己同行,給對方吃了藥令其昏睡,在大卡車到達前把轎車停在路中央,再把毫無知覺的趙強移到駕駛座上,自己則躲在附近。胡彬期待著大卡車徑直沖上去,就如趙大成當年奪走他的父母一樣,這個殺人兇手也將失去唯一的親人。
  胡彬本以為算好了一切,誰知趙大成卻沒有撞上轎車。趙大成苦笑一聲,解釋自己開車幾十年,就闖過那一次禍,無論如何也不會重蹈覆轍,雖然他也想努力忘記,但有些東西會永遠留在記憶深處。
  真相終于大白。趙大成抬起頭,看見卡車開上了一座熟悉的大橋,再看胡彬正發了瘋似的踩油門。他突然意識到了什么,想阻止但已經來不及了。
  6。恩怨了結
  胡彬這時徹底喪失了理智,大笑著說:“沒想到我還有最后一招吧?這條河就是你當年逃命的地方,今天咱們同歸于盡!”說著,他猛打方向盤,車身帶著巨大的慣性沖向了旁邊的護欄。
  最后時刻,趙大成突然說道:“你的養父是叫劉龍吧,答應我以后好好照顧他!”胡彬吃驚地扭過頭,他怎么會知道自己養父的名字?然而一切都已來不及,大卡車沖破護欄,落入了湍急的河流中。
  河水迅速吞沒了大半個車身,胡彬在絕望中,感到趙大成的手從旁邊伸了過來,用車上的扳手砸爛車窗,接著用盡全力將他推了出去。胡彬拼命浮出水面向岸邊游去,好不容易才逃離了危險,這時大卡車已經完全被淹沒。
  胡彬呆呆地望著水面,趙大成始終沒有再出現。他掏出手機,發現還能用,趕緊撥通了養父劉龍的電話:“爸,你是不是認識一個叫趙大成的?”待胡彬講述了發生的一切,劉龍又驚又惱:“我這個苦命的老伙計啊……唉,小彬,早知道會搞到這種地步,還不如當初就把一切都告訴你!”
  原來當年趙大成急于為患絕癥的妻子動手術籌錢,才因過度疲憊在山路上闖下大禍。在那條漆黑的山路上,驚恐的趙大成經歷了痛苦的煎熬和掙扎。他知道如果自首,余生就要在負債中度過,根本無力再顧及家人……最終,趙大成昧著良心選擇了逃亡,開著被撞壞的卡車繼續前行,在通過大橋時制造了畏罪自殺的假象,自己提前跳了車……
  事后,趙大成無時無刻不痛苦自責。當他得知遭遇車禍的一家三口,兒子幸存了下來,成了一個孤兒,便委托老戰友劉龍夫婦領養了胡彬,想盡力彌補自己的過錯。這些年來,趙大成掙的錢大部分都寄給了劉龍夫婦,這些胡彬根本不知道。
  劉龍聽說趙大成落水,不禁脫口而出:“他以前是部隊的游泳健將,怎么自己卻沒能逃生?”養父的話讓胡彬如夢初醒,他終于明白趙大成其實早就認出了自己,也準備好為過去贖罪。胡彬癱坐在岸邊,禁不住放聲痛哭。
  趙大成去世后的某天,趙強照例在村里賭博,雖然錢又輸完了,但這次他一點也不急。夜色降臨后,他扛起鋤頭,走向自家背后的小山坡,那里有一片果樹林,平時都是趙強老婆在看護,而離果樹林不遠的地方,就是他母親的墳墓。
  趙強按照趙大成所說的方位,很快便找到了埋藏玉鐲的地方,果然從下面挖出了一個首飾盒。趙強趕緊取出玉鐲看了又看,欣喜若狂。接著,趙強一眼瞥見母親的墳墓,就過去假惺惺地叩了幾個頭。
  趙強站起身時,忽然聽見有人走近,他回過頭一看,大吃一驚:“胡三,你怎么也來了?”
  這個叫胡三的小伙子是他的老熟人,自稱是鄰村人,兩人在牌桌上認識后便成了賭友。不料最近他們玩了幾場大的,趙強稀里糊涂就欠下了二十萬元賭債。胡三威逼他還債,還幫他偽造了醫院的病情證明,好讓他繼續去找趙大成要錢,這才有了故事開頭的一幕。
  不久前,胡三又找到趙強,要一起去外地賭博,說想幫他撈回點錢,趙強一聽就來了勁。兩人乘飛機去了個陌生的地方,牌局卻沒撈著,晚上趙強喝了胡三買的飲料,不知怎的就昏睡了過去……
  這胡三不是別人,正是胡彬。趙強以為對方又是來催他還錢,得意地揚起手中的玉鐲:“哥現在不差錢了,幫我賣個好價錢,下次咱們接著玩!”誰知胡彬冷冷地說賭債不用還了,讓趙強把鋤頭留下。
  趙強離開后,胡彬放下手中的骨灰盒,揮起鋤頭,在墳墓旁挖了起來。養父說趙大成生前曾說過,希望將自己的骨灰跟母親埋在一起。填上最后一捧土,胡彬直起身來,抬頭看著滿天繁星,心中有了一個決定:明天他就去自首。

版權聲明: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,本站未必能一一鑒別其是否為公共版權或其版權歸屬,如果您認為侵犯您的權利,本站將表示非常抱歉!請您速聯系我們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,一經確認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。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 媒人嫁女
  • 猜你喜歡

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隨時手機看書

    北京pk10计划手机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