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偵探懸疑> 殺手的選擇

殺手的選擇

來源: 故事會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9-10-01 閱讀:
  李形無是一個比較特別的殺手,他殺人不講江湖規矩,而是憑自己的喜好。最近他喜歡上了“怡春園”的美春姑娘,他發誓要為其贖身。不過,為了討得美春姑娘的歡心,他隱瞞了殺手的身份,暗地里卻開始頻繁地接一些生意,想攢足夠的贖銀。
  一天傍晚,李形無路過一座小山,忽然,樹林中傳來一陣廝殺聲,他走過去一瞧,看見幾名捕快正在與一幫蒙面大漢殺個不停,旁邊停著幾輛馬車,一看就知是裝著值錢的東西,李形無覺得是天賜良機,決定趁雙方兩敗俱傷時再出手,于是,他便在一旁靜靜地觀戰。
  少頃,幾名捕快已渾身受傷,漸漸招架不住,李形無一聲怒吼,閃電般地殺進場中,只一眨眼的工夫,幾名強盜便被其斬殺,面對幾位弱兵,李形無早已不放在心上,他調笑道:“這兩車東西歸我了,識相的話你們就趕快滾蛋,我大發慈悲放你們一條生路。”
  “不行!我們就是死也要保護這筆銀子。”一名領頭的捕快說道。
  “哦,原來是鼎鼎大名的周捕頭,為了你上司貪污的這點贓款,你連性命都不要了,值得嗎?”李形無認出領頭的是縣衙的捕頭,繼續調笑道。
  “誰說是大人貪污的贓款,這是本縣幾萬災民的救命錢,你這個強盜真是禽獸不如,今天,除非你殺了我們,否則。休想得到銀子。”周捕頭怒道。
  李形無一驚,問道:“賑災銀?”他有些不信,沉思片刻后又道:“那本大爺今天就放你們一馬,不過,若發現你們欺騙我,我照樣會隨時取你們的狗命。”
  李形無的決定出乎周捕頭的意外,他雙手抱拳道:“多謝,還望閣下告知大名,日后定當相報。”
  “哈哈,雖然你是兵我是賊,但是告訴你也無妨,在下就是天下第一殺手李形無。”說罷,加馬一鞭,揚長而去。
  三天之后的一個傍晚,李形無如約來到迎賓酒樓,剛進店門,店小二便匆匆地跑出來領著他走進酒樓的一間內室,一人早已在此等候,見到李形無連忙抱拳道:“今日特地為李兄備一份薄酒,聊表謝意。”
  李形無淡淡說道:“周捕頭乃官場中人,在此與我一名殺手相會,有點不符常理吧?”
  周捕頭笑道:“李兄見笑了,在這里你只是一個食客,除此之外,你什么都不是,更沒有人知道你是誰?何況小弟早就得知李兄非一般的殺手,不然,那天就不會拔刀相助了。”
  “你錯了,我現在很需要銀子,放你一馬,全是看在那些災民的份上;如果你那天欺騙了我,也許今天你就沒有機會坐在這兒了。”
  “那是當然,小弟還得知李兄是為了贖回‘怡春園’的美春姑娘才起奪銀之心的。”周捕頭說著,輕拍了兩下巴掌,這時,從另一問暗室內走出來一名女子。
  李形無一驚:“美春?這是怎么回事?”
  周捕頭道:“李兄,我曾經說過要回報你的,又怎敢食言!”
  “你贖回了美春?”李形無十分詫異。
  “哈哈,這是我的事,與你無關。”周捕頭笑道。
  李形無并不在意,連忙舉起酒杯,說道:“多謝周捕頭,以后只要您有什么難處,盡管吩咐,在下一定鼎力相助。”
  古道,夕陽。一輛馬車急馳在一條偏僻的小道上。
  李形無一雙含情脈脈的眼睛注視著美春,說:“我隱瞞了殺手的身份,你不會怪我吧。”
  “看你說的。”美春用嬌嫩的小手輕輕地捶了捶李形無的肩,溫柔地說:“在我心中你哪像是一個殺手,殺手是冷酷無情的,而你不僅有情有義,還有許多人所不具備的良知。所以,我也相信我不會看錯人。相公,我們這是要去哪兒?”
  “我的家鄉臨安呀!到了臨安。我帶你見識見識西湖的美景,你一定會很喜歡的。”兩人正聊著,突然,馬一聲長嘶,停了下來,一個蒙面人站在了馬車前面,擋住了去路。
  “你是誰?”李形無躍下馬車驚問道。
  “你以為你走得了嗎?”黑影冷冷地說道。
  “我已不再做殺手了。”李形無心知對方來意,連忙表明態度。
  “你的好友周捕頭因為私自放走你已被關進了死牢,你就忍心置之不理嗎?如今到處都在捉拿你,我可以說。沒有我的幫助,你根本逃不出一百里。你總不至于連朋友之義與新婚妻子的后半生也不顧吧。”
  想到美春,李形無有了一絲猶豫。沉思片刻后,問道:“你要我殺誰?”
  黑影說道:“你放心,只要你能完成任務,我不僅能保證你躲避追殺,還能讓你有足夠的錢財過下半輩子。
  “好,我答應你,不過,如果我妻子少了一根頭發,我都不會放過你。”
  話畢,李形無返回車上,駕著馬車尾隨著黑衣人,急速前行。
  一個多時辰后,馬車在一座莊園前停了下來,李形無抬頭一望,正門牌匾上寫著“大義山莊”三個大字,周圍漆黑一片,看不清是什么地方,微風一吹,給人一種涼颼颼的感覺,甚有幾分恐怖。
  李形無挽著妻子緊跟在黑衣人身后,進人大院,黑衣人先把美春帶到了一個房間,隨后又領著李形無來到一座小閣樓前,房間里早已有人在等候,李形無剛邁進門檻,里面就傳來一個聲音:“李公子一請就到,真是痛快!痛快!”
  “閣下是……”
  “殺手是不應該詢問雇主來歷的,難道你不記得了。”說話的是一位年輕人。微弱的燈光下看不清他的面容,但聲色十分嚴厲。
  “談談你的條件吧。”李形無不想再浪費時間,開門見山地問道。
  “你幫我殺掉俞大猷,我幫你救出你的兄弟,另加足夠你享用的錢財,我沒有占你便宜吧?”
  “俞總兵?”李形無吃了一驚。
  “不錯,我知道這個差事有點困難,不然就不會找你了,我想,李公子號稱‘天下第一殺手’,一定不會令我失望,更不會令美春姑娘失望。”
  年輕人看了一眼李形無繼續說道:“俞大猷過兩天要去沙海巡視,并且是微服私訪,應該不會帶多少隨從,你應該明白怎么做吧。”
  “好!”李形無淡淡的答道,然后,轉身離去。
  李形無走后,黑衣人問道:“公子,俞大猷出行一定會戒備森嚴,李形無能順利得手嗎?”
  “夏懷你錯了,俞大猷是大明朝難得的好官,在他的心里只有國家與人民,且為人低調,不善張揚,他出門是不會帶多少人的;同時,我們也要為李形無的行動制造機會,不要以為有了他,就可以高枕無憂了。”
  “我最擔心李形無臨陣反悔,壞我們的大事,他這個人與一般的殺手不同,難以捉摸。”
  “有他的女人在手,就由不得他了。”那位年輕人笑道,“俞大猷統領的軍隊英勇善戰,只要他一死,軍心必然大亂,我們就有機可乘,近期的潰敗與長期的海禁已使我們元氣大傷,我們太需要一場勝利來振奮士氣了。哈哈,殺了俞大猷,就等于斷了胡宗憲一條手臂,胡賊誘殺了我父親,我一定要他不得好死。”
  李形無回到住處,美春并沒有睡,見他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,焦急地問道:“他們是一些什么人?想要你干什么?”
  “我也不知道他們是些什么人,以后我不在你身邊,你要多加小心。”
  “你放心,我不怕,如果他們敢欺負我,我就與他們同歸于盡。”美春說著,從身上摸出一個小瓶。
  “那是什么?”李形無問道。
  “七竅追魂丹,只需一粒即可在一個時辰內將人致于死地。”
  “你怎么有這個?要它干什么?”李形無頓生疑問。
  “這是我在‘怡春園’時,我的一個好姐妹給我的,當時是為了防止別人欺負我們,留作自己用的,其實,在‘冶春園’內,大多數姐妹都藏有這個。”
  李形無把妻子摟在懷里,說道:“以后不許你用這個,只要有我在,就沒有人敢欺負你。”
  話雖這樣說,但李形無的心情卻十分沉重,俞大猷是抗倭名將,若殺了他,自己將會成為罪人,從此將亡命天涯,美春也會因此受到牽連,跟著自己過逃亡的日子;若不殺他,美春在雇主手中,恐將性命難保,美春是自己在這個世上的唯一親人,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失去的,何況作為一個丈夫,不能保護自己的妻子,又有何臉面立足于江湖,想來想去,李形無內心非常矛盾。
  沙海是浙江沿海邊的一個小鎮,也是一個天然的避風之處,雖然談不上繁華,但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,這里也成了倭寇經常避風與補給之地,倭寇每次上岸、出海,都要在這里洗劫一番。所以,近幾年來,沙海已經變成一座滿目蕭條的小鎮,但自從胡宗憲巡按浙江以后,在這里設置了海防,派兵駐守,這里才稍有起色。
  天快黑的時候,俞大猷一行四人到達了沙海,他們打扮成生意人在一家客店住了下來。
  然而,這一切都沒能逃脫李形無的眼睛。寂靜的夜晚,一輪細月高懸在空中,若隱若現。李形無穿好夜行衣,鬼影似地潛入了客店,很熟悉地來到一間房門前,里面漆黑一片,他用刀輕輕地撥開門栓,借助微弱的月光,摸到床前,剛要揮刀砍下,忽然,房內突然大亮,一張漁網自上而下將其罩住,同時,里屋走出來幾個人,其中一人笑道:“大人真是神機妙算。”
  幾名侍衛上前解下李形無的刀,并點了他的穴道,俞大猷走到李形無面前,問道:“我看你不像是倭寇,你是誰?”
  李形無回答道:“我是殺手李形無。”
  “號稱‘天下第一殺手’的李形無?我早有耳聞,并聽說你向來懲惡揚善,是一位有正義感的殺手,俞某一生以國事為重,雖不敢自稱是什么大英雄、大清官,但行事光明磊落,自認為對得起天下百姓,不知李公子為何要殺我?”
  “我……”李形無不知如何啟齒。
  “李公子有什么難言之隱嗎?”俞大猷追問道。
  “我妻子遭人挾持,故不得不如此。”
  俞大猷點了點頭,道:“我相信你,像你這樣的人,若非迫不得已是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,你走吧。”說罷,俞大猷示意手下收起漁網并解開李形無的穴道。
  “大人,這……他可是殺手啊。”隨從驚道。
  俞大猷斷然說道:“他不是殺手,真正的殺手是冷酷無情的,而我在他身上,看不到這一點。”
  李形無似乎有些不敢相信,向俞大猷投去了感激的一瞥,抱拳遭“謝大人,您多保重。”
  李形無走后,俞大猷立即命令道:“我們連夜趕回駐地,即刻啟程。”
  “大人,這又是何故?”隨從們不解。
  俞大猷沒有回答他們的話,繼續說道:“回到駐地后,立即發布我遇刺身亡的消息。多年來,倭寇難以剿滅,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們比較分散、隱蔽,當他們得知我死之后,一定會集中各路倭寇聯合反撲,這樣,我們就可以趁機將他們一舉殲滅。”
  “引蛇出洞!”隨從終于明白。
  “不錯。”俞太猷微笑著點了點頭。
  費盡周折,李形無終于找到了“大義山莊”,夜幕降臨之時,李形無準確無誤地潛入到了軟禁妻子的房前,剛要推門進去,里面傳出來一個男人的聲音:“美春,想不到我們會在這兒見面吧。”
  美春驚喜道:“的確沒有想到,你不是被關進死牢了嗎?什么時候被釋放出來的?”
  “哈哈,誰敢關我?那只不過是我的一個計謀,請你家相公為我報仇而已,沒想到他真的替我殺了俞大猷,所以,我今天特別高興。”
  “什么,你和這些人合伙欺騙我家相公,要他殺了俞總兵?”美春十分震驚。
  周捕頭點了點頭,狠狠地說道:“說得一點也沒錯,三年前,我父親曾在俞大猷手下當差,因一時糊涂,為倭寇傳遞情報,竟被俞大猷以通敵罪處死,可是我父親提供給倭寇的情報全都毫無價值,也并沒有給朝廷帶來絲毫損失,干嘛要被處死?如今,李形無已是被朝廷通緝的要犯,你跟著他,也不會有好日子過,何況他現在自身難保,根本救不了你。”
  周捕頭緊緊地盯著美春,繼續說道:“自從那天在樹林中他放過我之后,我就知道我報仇的機會來了,雖然,本捕頭早就鐘情于你了,但為了父仇,不得不忍痛割愛,把你讓給了李形無,以此騙取他的信任,利用他幫助我報殺父之仇。”
  “砰”的一聲響,李形無踢門而入,罵道:“周捕頭,你好狠毒,我算瞎了眼,居然還把你當兄弟。”
  周捕頭一驚,迅速抓住了美春,道:“你想怎樣?把刀放下。”
  “好、好。”李形無依言放下了手中的刀,又道“周捕頭,只要你放了美春,一切都好商量。”
  “我成全你。”說著,周捕頭推開美春,迅即將刀架在了李形無的脖子上。
  美春看著眼前鐘情于自己的兩個男人,平靜地對李形無說道:“相公,你殺了俞總兵,成了朝廷欽犯,恕我再不能與你在一起了,周捕頭早就鐘情于我,與他在一起會更適合我。”
  李形無一聽,驚得一時說不出話來,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這話是出自自己深愛的妻子之口,他痛苦地低下了頭。周捕頭洋洋自得地笑道:“這就對了,我現在就殺了他。”
  周捕頭剛要動手,美春急忙叫道:“慢,我與他畢竟夫妻一場,讓我敬他一杯酒后,再送他上路吧。”
  “好!好!我們也兄弟一場,我也敬他一杯。”周捕頭連忙附和道。
  少頃,美春從室內端來一壺酒,各自斟滿一杯后,道:“來,我們痛飲一杯。”
  “聽夫人的。”周捕頭得意地笑道,隨即將酒遞給李形無,李形無接過,面無表情,心道:“美春,只要你能幸福,我死而無憾。”舉杯一飲而盡。
  “痛快!”周捕頭見此,端起酒杯道:“夫人,一起干!”
  美春無言,兩人舉杯同時將酒喝了下去,完畢,周捕頭放下酒杯,對李形無說道:“你可以上路了,到陰間做你的‘天下第一殺手’去吧。”
  “哈哈!”美春一聲狂笑道:“周捕頭,酒力如何?”
  周捕頭見美春神情有些異樣,同時,覺得腹中疼痛難忍,道:“你在酒中下了毒?”
  “不錯,我在酒中放了十粒‘七竅追魂丹’,我們很快就一并同歸于盡了。”美春說著,豆大的汗珠正順著臉頰不停地流下來,她深情地望著早已癱倒在地上的李形無,哭道:“相公,你好糊涂,你為什么要殺俞總兵?他可是抗擊倭寇的英雄啊,我的家人、族人全部慘死在倭寇的刀下,我對他們恨之入骨,我曾經立下誓言:誰與抗擊倭寇的將士為敵,誰就是我的仇人,所以我不能原諒你,否則,我將無臉見我的親人;我知道你是為了救我,可是你也不能因為我而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。”
  美春伏在李形無的身邊,緊緊地握住他的手,斷斷續續地說道:“相公,你是我一生最愛的人,在我心中沒有任何人可以替代你,因此我也隨你一起去陰間過平靜的日子,那里沒有仇。沒有恨……”美春已痛苦得說不出話來。
  “美春,俞總兵他、他……”李形無正要說出真相,忽見門外走進來兩個人,便把話頭又咽了下去,慢慢地閉上了眼睛,臉上展露出會心的笑容。
  來人正是徐公子與夏懷。只聽夏懷說道:“公子,他們爭風吃醋同歸于盡了,也省了你一樁心事。”
  “這樣更好,我可以安心地對付胡宗憲了。”說罷,甩手離去。
  起風了,房內,濃郁的酒香也隨風飄出莊外,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。

版權聲明: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,本站未必能一一鑒別其是否為公共版權或其版權歸屬,如果您認為侵犯您的權利,本站將表示非常抱歉!請您速聯系我們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,一經確認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。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 預言死亡單
  • 猜你喜歡

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隨時手機看書

    北京pk10计划手机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