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頁 > 情感文章 > 愛情文章> 經濟適用男的購房奇遇

經濟適用男的購房奇遇

來源: 故事會 作者: 祝長青 時間: 2014-06-19 閱讀:
一、蹊蹺的購房夢
三年前,巫朝陽其實還是一個地地道道的“富二代”。當時,他的父親邵鶴鳴和母親巫海萍在城里開了一家古玩店,頗有資產。沒想到后來因為中了別人設下的圈套,古玩店里一大批貨真價實的字畫古玩全都被人騙了,還欠下了銀行的一大筆債。最后古玩店低價盤了出去,連市區的一套賴以安身立命的房子也賣了,從此家道中落,一蹶不振。父母到鄉下租地種糧,生活勉強自保。巫朝陽一夜之間,從“富二代”變成了“窮屌絲”。最后靠自己打工,才完成了大學學業。
因為放不下父母,大學畢業后,巫朝陽來到了家鄉的這座城市就業。前后談了幾個女朋友,最后都卡在了房子上。按說巫朝陽人品還行,收入也穩定。關鍵是他的名下沒有一套房子,這成了他和女朋友包括女朋友家人之間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。
巫朝陽這幾年雖說有點積蓄,可也只夠在城市邊緣買一套二手的小戶型。巫朝陽三個月前就在幾家房屋中介掛了號,但一直沒消息。
這天周末,天快亮時,巫朝陽做了一個夢,夢見有人給他送來一串鑰匙,說是城北某小區二手的小戶型,讓他今天就搬過去。巫朝陽大喜過望,正要問是哪個小區,一下驚醒了,才知道是做了一個夢。巫朝陽愣在那里半天沒回過神來。
天剛放亮,巫朝陽趕緊起身。他打算好今天再去跑幾家房屋中介,看看有沒有關于房子的消息。
吃過早飯,巫朝陽剛要出門,電話來了,正是一家中介公司打來的。打電話的叫周小雪,一個長得很漂亮的90后。巫朝陽趕緊問她:“小雪妹妹,是不是我的房子有了著落?”電話那頭,周小雪說:“哥,你托我的事我一直放在心上呢。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誰讓你是我哥!” 周小雪這話可不是沒來由地套近乎。三個月前的一天晚上,巫朝陽在公司加完班,坐公交回自己的出租屋。還在公交車上,就看見幾個醉酒的小青年在調戲一個姑娘。巫朝陽看不下去,便上前阻攔,遭到了那幫人的拳打腳踢。巫朝陽趁車子靠站的當兒,拉著那個姑娘下車便跑,這才逃過了一劫。
后來巫朝陽才知道,那姑娘叫周小雪,在一家房屋中介上班。周小雪感謝巫朝陽在關鍵時刻出手相救,還專門請他吃飯,最后當然是巫朝陽搶先買了單。不過從那以后,他們的聯系就多了。
得知巫朝陽想買房,周小雪自然格外上心,親自幫他聯系其他中介,可最近一直沒有消息。周小雪告訴他,現在房價暴漲,郊區的二手小戶型房子成了搶手的香餑餑,根本剩不下來。
巫朝陽還在那里想著,就聽周小雪說:“哥,城北的紅花小區12棟405要賣,正好是個小戶型,售價也便宜,房主我熟悉。你趕緊過去,遲了就沒有你的份了!”
巫朝陽感到奇怪,問她:“我不需要到你們公司去嗎?再說了,就是去買房,也得通過你們公司中介的啊,你們公司免費為我服務?”
周小雪說:“人家房主沒到我們公司掛牌,這是內部消息,這樣豈不更好,你不是還少交一筆中介費?我有急事,就不陪你去了!過幾天回來再找你啊!”
巫朝陽還想問什么,周小雪那邊已經急急忙忙地掛斷了電話。巫朝陽趕緊找出銀行卡,上網查了一下,那上面有十五萬。巫朝陽掂量了一下,估計這個數應該差不多。他突然想起來快亮時做的那個夢,心想:夢中剛有人送來房子的鑰匙,周小雪的電話就來了,這真是個好兆頭。
巫朝陽趕緊出門打的,直奔城北的紅花小區。在小區門崗問清了位置,巫朝陽一路找到了12棟。爬到405 -看,大門緊閉,敲了半天也沒人應答,倒是把對門的一位老太給敲了出來。
老太一臉警惕地打量了他半天,問他是干什么的?巫朝陽只說是中介公司介紹他來買房的。老太在那里想了想,疑惑地說:“怎么會,這戶人家就一個老爺子在家,沒聽說過要賣房啊!”巫朝陽就報了周小雪上班的那家中介的名字。老太瞪了他一眼,嘴里嘀咕了一句什么,就關上門進去了。
巫朝陽見老太說得言之鑿鑿的,在那里想了想,會不會是周小雪搞錯了?趕緊打她電話,沒想到已經關機。巫朝陽吃了一驚。想起她早上說的要外出幾天,難道現在就走了?就是走了也不至于要關掉手機呀,神神秘秘的干嗎呀?
巫朝陽收了電話正要下樓,忽然嗅到一股液化氣的味道。他愣了愣,趕緊停下腳步,使勁兒抽了抽鼻子,味道又沒了。巫朝陽懷疑是有人在樓下傾倒液化氣罐子里的殘液,氣味順著樓道飄上來了,也沒多想,就下樓去了。
巫朝陽到樓下一看,沒見有人倒罐,樓下也根本聞不到液化氣的味道。他想起來剛才對門老太說405就老爺子一個人在家,會不會是里邊出了狀況?巫朝陽不放心,再次回到樓上,果然又聞到了液化氣的味道。巫朝陽見405的門鏡壞了,只留下門洞在那里。再貼近去一聞,差點沒被濃烈的液化氣味嗆倒。
巫朝陽來不及多想,趕快敲開對門老太的門,將老爺子家里液化氣泄漏的事告訴她,讓她趕緊開窗換氣,以防不測。自己下樓撥打110報警,估計老爺子可能出事,隨即又撥通了120。
二、購房不成認個“爹,’
等110趕到,將門打開一看,老爺子倒在煤氣灶旁邊的地上,灶頭上歪著一只水壺,水從灶臺一直流到了地上。煤氣灶沒火頭,但還在“咝咝”地往外冒著氣。估計是老人燒水不慎,才險些釀成大禍。
不一會兒,120也到了,巫朝陽幫著將老爺子抬上救護車。隨車醫生以為他是老人親屬,就讓他跟著一起去醫院。巫朝陽趕緊說明自己的身份。醫生說:“電話不是你打的嗎?你不去我們怎么救人?”巫朝陽還想說什么,見老人躺在那里昏迷不醒,心想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。再說了,自己還想買老爺子的房子。人沒了,房子怎么買?便隨車去了醫院。
到了醫院,醫生開始搶救,催巫朝陽去交費。巫朝陽再次重申了自己和老爺子的關系。那位主治醫生問他:“這人是你爸吧?你出的這個逃費的招也太爛了,已經被多少人用過了。老爺子把你養大不容易,現在老了,你就忍心撒手不管?”
巫朝陽噎在那里半天說不出話來。還想分辯什么,只見那個醫生不耐煩地沖他揮了揮手說:“別噦嗦了,救人要緊!”巫朝陽在那里哭笑不得,又想到畢竟人命關天,趕緊先交費,等老爺子醒來再說。
巫朝陽到交費窗口,收費的問他這是給誰交費。巫朝陽一下子懵了,他壓根兒不知道老爺子姓甚名誰。見他在那里發愣,收費的不耐煩了,讓他先站到一邊去,等想好了再來。后邊等著交費的也在那里埋怨,說哪有送人來醫院不知道是誰的,不會是車子在路上撞了人吧?
巫朝陽心里直叫苦,想到是周小雪介紹他來的,應該知道老爺子姓甚名誰。電話打過去,依1日是關機。巫朝陽在那里束手無策,想了想,對收費的說:“就叫巫老子!”不是嗎,你們都說老爺子是自己的爹,爹就是老子嘛。只是委屈老爺子要隨自己姓了。
收費的問他:“有叫這個名字的嗎?”巫朝陽沒好氣地說:“他們這個年紀的人不講究,叫什么的都有。還有叫狗蛋豬尿泡的呢!”收費的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拿過卡,一下子刷掉三萬,心疼得巫朝陽在那里直抽嘴角。
趁著醫生在搶救老爺子的當兒,巫朝陽不斷地給周小雪打電話,一直不通。巫朝陽這一來徹底傻了眼。房子沒買著,先給自己認下個“爹”。再拿買房的血汗錢給這位八竿子打不著的“爹”瞧病,這叫什么事啊?巫朝陽在那里想了想,再打周小雪上班的那家中介公司的電話,竟然也無人接聽。巫朝陽愣在那里一頭霧水。
就在這時,老爺子病狀的嚴重程度節節攀升。心梗加腦梗并發癥,不過幾天時間,就將巫朝陽銀行卡上的十五萬刷了個精光。巫朝陽去找老爺子對門的老太,老太說沒見過老爺子有子女上門。巫朝陽知道,這回自己就是砸鍋賣鐵,也得把老爺子救回來,不然麻煩就大了。
那幾天的空余時間,巫朝陽全在醫院里服侍老爺子。醫院里有關老爺子的大事小事都找他,巫朝陽的頭都大了。周小雪又聯系不上,急得巫朝陽差點沒報警。沒想到老爺子像是知道了巫朝陽的卡里沒錢似的,這天晚上八點,人突然醒過來了,而且恢復得很好。已經醒過來的老爺子得知了事情的原委,緊緊地拉住巫朝陽的手,激動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第二天下午,巫朝陽一下班就往醫院里跑。到了那里一看,老爺子的床位是空的。再問護士,說是老爺子堅決要出院,想聯系電話又打不通,人早就走了。巫朝陽再一看,原來是自己的手機沒電了。老爺子重病還沒好,萬一再出狀況就麻煩了,得趕緊去看看。
出了醫院,巫朝陽買了點心水果,來到老爺子家里。老爺子仿佛知道巫朝陽要來似的,正給他留著門。看著巫朝陽手里的那些東西,老爺子眼睛里泛起了淚光,半天才說道:“孩子,真的辛苦你了!”
巫朝陽放下手里的東西,剝了一根香蕉遞給老人說:“大爺,應該的,誰讓咱爺倆有緣呢!”老爺子在那里連連點頭說:“是有緣!是有緣!”
閑談中,老爺子問巫朝陽那天是怎么找到他這里的,是不是有什么事?巫朝陽想了想,就將事情的前前后后說了一遍,又將存在自己手機里的周小雪的照片給他看。老爺子看了看,說道:“小雪姑娘原來就住在我這里,是我的房客,不過我沒收過她一分錢房租!”
見巫朝陽在那里發愣,老爺子說:“我為她提供住處,她為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閑暇時再陪我聊聊天!”老爺子嘆了一口氣,告訴巫朝陽,前不久,周小雪換了一家房屋中介公司上班,公司要求員工集體食宿,周小雪就搬出去了。但她隔幾天就會來看自己,幫自己洗衣買菜做飯。前幾天還來過,知道他的老毛病又犯了。她跟老人說,她已經和公司老板說好了,過幾天還搬回來住,好照顧自己。
至于巫朝陽這一次為自己墊的十五萬的醫藥費,老爺子說,他只是一個退休工人,每個月的退休金生活費加吃藥,正好能夠勉強維持。現在欠下這么多錢,他實在無力償還,唯一的辦法就是拿這間房子做抵押。
巫朝陽聽了直發愣,問他:“您沒有子女?”
老人搖了搖頭說:“我這一輩子就沒成過家!”
巫朝陽在那里想了想,對老人說:“我不能要您的房子,我要了您的房子,您自己住哪里?”
老人說:“我想過了,我們先簽一個合同,就拿我這房抵你那十五萬。等我將來過世了,房子就是你的!”
巫朝陽想到那天早上周小雪給他打的那個電話。他有點不明白,這冥冥之中,究竟是誰在操縱這一切?難道真是命中注定?
三、冤家路窄
老爺子告訴巫朝陽,當時還是周小雪幫他想的這個“以房養老”的主意,沒想到這一回卻是賣房治病。見老爺子在那里一副傷感的樣子,巫朝陽心中不忍,對他說:“大爺你放心,我不要你的房,您就還住在這里。給您墊的那些醫藥費,您老也不必掛在心上。辦法總歸有的,我們再慢慢想法子!”
離開了老人,巫朝陽想起來去找周小雪。電話打不通,就去單位找她。到了那里一看,周小雪供職的那家中介公司所在的一座小樓,早已經是一片廢墟,顯然是剛剛經歷過一場大火。巫朝陽大吃一驚。再一打聽才知道,就在周小雪給他打電話的那天凌晨時分,這座樓突然起火,住在樓里的這家中介公司的幾個員工悉數葬身火海。后經查明,這場大火的起因是供電線路老化所致。
巫朝陽在那里半天沒回過神來。這么說周小雪已經不在了?這怎么可能?他記得很清楚,周小雪是在自己起床后不久打的電話。而那個時候,至少也應該是在上午八點之后。可周小雪為什么會突然消失了呢?
那天巫朝陽正在上班,突然接到老爺子打來的電話。老爺子在電話里艱難地告訴他,說請他現在就過去,有話要對他說。巫朝陽吃了一驚,心想一定是老爺子的病又發作了。等他趕到那里一看,老爺子在那里直喘粗氣。
見到巫朝陽,老人讓他在自己的身邊坐下,拿出兩張紙遞給他,吃力地對他說:“這……這是……是售房合……合同,你簽……簽個字……就行了!”
巫朝陽接過來一看,是一式兩份的合同,老爺子要拿房子抵債。看了老爺子簽的名字叫孫長天,巫朝陽有點吃驚,指著合同上的名字問他:“大爺,這是您老的名字?”
老人苦笑了一聲,艱難地點了點頭,然后用手指著床邊的地下,說道:“走……走……”巫朝陽低頭一看,老人的一雙鞋放在那里。老人說話的口音帶有點方言,巫朝陽聽老爺子說“走”,以為他想下地,就將鞋拿給他,要扶他起來。老人吃力地搖了搖頭,直愣愣地看著他。還沒等他明白過來,老人頭一歪,溘然長逝。

版權聲明: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,本站未必能一一鑒別其是否為公共版權或其版權歸屬,如果您認為侵犯您的權利,本站將表示非常抱歉!請您速聯系我們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,一經確認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。

  • 上一篇: 愛情末班車
  • 下一篇: 愛情經典戰
  • 猜你喜歡

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隨時手機看書

    北京pk10计划手机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