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 首頁 > 文摘大全 > 人生> 就做個喜歡攝影的農民

就做個喜歡攝影的農民

來源: 文章網絡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5-04-16 閱讀:

中國人團圓時節的家庭聚會、親朋互訪中,孩子的興趣是彼此間最容易溝通的主題。很容易,你會遇到一些來自家長的“中國式驕傲”。比如,“我家小孩最喜歡音樂了,聽到音樂就要扭屁股”。

既然最普通的生理反應都可上升到夸飾的炫耀,那么,從各級起跑線上對“興趣”樂此不疲的開發,就屬再正常不過。不正常的是,經過了若干年的折騰,在進入大學校園的孩子們中,對什么都提不起興趣來的,卻不在少數。

可見,要說清楚“興趣”究竟是個什么東西,怎么對待“興趣”,絕非易事一樁。

偶然從手機上看到一則介紹歐洲父母如何引導孩子愛好的“雞湯”,其中的例子很有趣。一個13歲的英國農場孩子喜歡攝影,9歲時才得到了一架傻瓜相機,卻拍出了獲得國際大獎的照片。讓人心動的不僅是孩子的成就,更是記者采訪時的回答:“如果能做專業攝影師當然好,可是當一個農民而把攝影當作愛好也會讓我非常開心。”

做農民當然很辛苦,即使歐洲的農民也會很枯燥,正像中國都市中的“白領”,與光鮮相伴的,一定還有刻骨的無聊。這么繞著說的意思是,無論中西,無論城鄉,也無論做哪行哪業,實實在在的每天每刻的日常生活,不是“來自星星”也不是“小時代”。它更像一部機器,要求你嚴絲合拍,日久重復。

也就是在這里,“興趣”凸顯出其本真的意義:一個愛好攝影的農民,心里裝著的不再只有枯燥、重復和不得不的忍耐,“攝影”能讓人從埋頭勞作中抬頭看天,一種超越眼前的風景便映上眉間。“興趣”超乎了任何功利,反過來,它是對功利之心的打磨,浸潤著我們和外部世界的關系。這樣看來,我們“興趣”開發的最大問題,便是總想著將一個心有所系的對象,打造成一個眾人艷羨的飯碗。

當然,“興趣”也可以是飯碗。比如,純粹地就愛上做一個農民,辛勞固然辛勞,但每一次春耕秋種間撥弄土塊,可能會因對每個細節的滿心投入,不再是年復一年的刻板重復,它不追求什么顯赫的外在成就——說到底,再大的成就也不過轉瞬而逝,都難以注滿每一天的日常;“興趣”的映射,卻會讓勞作和勞作之人現出寧和的超越之光。

“飯碗”就是“興趣”,這是一個小概率的恩賜。正緣于此,請家長們善待孩子從小的“興趣”吧。

版權聲明: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,本站未必能一一鑒別其是否為公共版權或其版權歸屬,如果您認為侵犯您的權利,本站將表示非常抱歉!請您速聯系我們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,一經確認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。

  • 上一篇: 一位醫生的死
  • 下一篇: 名著看不下去?那就對了!
  • 猜你喜歡

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隨時手機看書

    北京pk10计划手机分析